旅行青蛙中国之旅游戏

《旅行青蛙:中国之旅》:这只不回家的青蛙为什么令人上瘾?

你们的蛙儿子回来了。

但凡你们还顾念一点亲子温情,就应该想起来,在不太遥远的2018年,你认养过一只蛙儿子,还是日本籍的。养恩重于生恩,如今三年过去了,你就不想知道它现在咋样了?我来告诉你,它挺好,而且带回来一只中日混血的弟弟,问你要不要继续领养。

想起来了吧,就是那款一度让你茶饭不思、魂牵梦绕的小游戏《旅行青蛙》。这款在2018年火起来的佛系放置类游戏曾经在国内掀起了“全民养蛙”潮,就算只有日文版本,网友靠着多年观影经验,硬是打破了文化和语言的隔阂,玩得风生水起。后来阿里巴巴和这款游戏的制作公司Hit-Point达成合作,三年之后,全新版本《旅行青蛙:中国之旅》正式上线,迅速蹿到了APP Store休闲游戏类下载榜第一名。

这回小青蛙终于会说中文了,但玩法基本不变,依旧是主打佛系放置,玩家种菜收菜、给蛙儿子打包行李送它远行、招待蛙儿子的小伙伴、期待蛙儿子的明信片和突然的归来。只不过儿子旅行的地点变成了我大中华的山川湖海,其中也加了不少中华特色元素,让中国网友玩得更顺手。

这款加入了中国元素的游戏会不会再次让“儿行千里母担忧”成为无数网友的心声呢?我们拭目以待。但现在,我倒想好好扒一扒,网友爱上一只不回家的蛙,这到底是社交恐惧症在作怪,还是空巢老人在寻爱?这只其貌不扬的小青蛙是如何让玩家欲罢不能的。

第一点,入门简单,仅占用碎片化时间,难度系数基本为零。

《旅行青蛙》的画风主打清新治愈,几乎没有什么恢弘的大场面,操作也非常简单,玩家只需要进入游戏、给你的蛙儿子取个名字,然后收割三叶草、给儿子给打包行李、送出家门、倚门思念就可以了。整套操作连我们村半身不遂的邻居大爷都玩得游刃有余,可想而知入门难度基本为零。

而且用户抽根烟的时间就可以参与游戏,在人们被高压生活搞得精神紧张、时间割裂时,这款小游戏不需要占据用户大块时间,不会对用户生活造成困扰,也不会使之产生负罪感,地铁上、厕所里、公交上、等餐时,几分钟的碎片化时间就可以点开、参与、完成,简单易上手,不知不觉中,增强了用户粘性。

郑仁强老师说过,门槛的设置在一定程度上就对受众进行了筛选。比如吃鸡、王者荣耀的操作相对复杂,无形中就会淘汰一部分用户。在这一点上,《旅行青蛙》做到了真正意义上的老少咸宜,有成为全民游戏的潜质。

心理学上有个“登门槛效应”,发生在心理学家查尔迪尼为一个慈善机构募捐时,他当时的想法时“哪怕是一分钱也好”,实际上人们捐助时不可能只捐一分钱。但是降低门槛吸引用户才有机会提出更高要求,为了防止有些人被过高门槛吓到,连尝试的意愿都没有,他们把门槛设置的非常低。《旅行青蛙》的受众是所有人,不走曲高和寡的高冷风,用零门槛对所有人发放入场券,才能打好群众基础,伺机形成席卷之势。

第二点,游戏本身的“无压力”、“强话题性”,使之一炮走红。

《旅行青蛙》进入大众视野的时候,我的第一反应是“新奇”。我们很少见到一款游戏,不走沉浸式体验、强交互性和刺激性的路线,而是使用开放性玩法,基本无剧情、无关卡,也不烧脑刺激,小青蛙和你一句话都不说,它就像一个沉默寡言、生性冷淡、正值叛逆期的孩子,只接受你默默的关心,并不会有任何表示。你也不需要刀山火海的闯关,费尽心思的谋划,只需要静静等待,小青蛙会给你最好的安排。

这款游戏在设计方面也相当克制,没有互动就罢了,蛙儿子还不受你掌控,这种克制反而能激起玩家内心的期待,期待儿子的下一次归家和出发,期待给你寄回的明信片。郑仁强老师反复强调,less is more.恰到好处的克制,反而利于魅力的传达。好比吃惯了烧烤火锅,这时候来清汤挂面,暖心暖胃,恰到好处。

这种无压力的玩法太适合当今社会的广大青年了,每天被业绩、房贷追着屁股跑,休闲的时候自然不愿意为难自己。小青蛙用清新治愈的画风、简单的操作、温馨的气氛,让人们完成了负面情绪的输出。可以说,这款游戏的游戏性不强,但是“话题性”十足,玩家对这款游戏的心情分享使之实现了自传播,然后通过官方下场、营销号蹭热点、各大品牌的借势和kol的分析,让全民养蛙的风潮越刮越烈,吸引了不少网友争相加入。

传播学上有一个“地位赋予功能”,指的是大众传播具有使个人、群体和事物合法化,提高其社会声誉和地位,扩大其社会影响的作用。媒体的广泛报道,会让原本小规模的活动变成整个社会的活动。很显然,这款游戏就在不断的讨论和报道中,走向了全民化。

第三点,游戏正中“佛系青年”的痛点。

玩家把小青蛙叫做“儿子”,十几、二十岁的姑娘小伙一个个化身含辛茹苦的爹娘,围绕着小青蛙发出聒噪的问候:崽啊,为娘的想你~也不知道儿子现在到了哪里,有没有饿着冻着……儿子不会一去不回了吧……这种虚拟的亲子关系,给予年轻人很大的想象空间,儿子潇洒地追求诗和远方,时不时寄回一封明信片,年轻人投射到自己身上,就会发现这种生活是自己的理想。

佛系青年们对复杂的社交心存排斥,更追求无压力的、轻松的情感交流,对婚姻和家庭的概念很模糊,有及时行乐的人生观。他们是都市里的空巢青年,喧嚣环境下的孤独症患者,不拒绝责任,也不主动承担压力,在情感和经济上都努力做到自给自足、自得其乐。而小青蛙就是他们实现自给自足的途径之一。

据调查,我国的空巢青年已经超五千万,他们面临缺乏情感寄托和居住条件不佳两大难题,小青蛙的游戏,一来给予他们情感寄托,天上掉下个小儿子在外云游,让做爹娘的日思夜想,情感有了着落;小青蛙那个布局可爱、气氛温馨的小家,弥补了青年们现实里蜗居的窘境。

最关键的,这是一份不会过多投入精力而消耗心力的关系,玩家几乎不用付出什么,就可以获得一份牢固的亲子关系,更绝的是,玩家可以随时喊停,不会有过多牵绊,不会有心理负担,不会伤害任何人。玩家利落抽身后,你的儿子也不会难过,大家心安理得的彼此遗忘。现实社会中,几乎不存在这样理想化的人际关系,这个游戏,给佛系青年提供了一个“乌托邦”式的人际社会,大家彼此独立,各自生活,但有所牵挂,同时不让牵挂成为负担,小青蛙也在一路成长。玩家在这款游戏中,被治愈和抚慰。

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中,第三层是对归属和爱的需求,说个体需要和他人建立情感连接获取归属感和爱。佛系青年当然也有这种需求,只不过他们不希望被这种需求所累,《旅行青蛙》的出现,既满足了他们的需求,也给予他们开始和结束这段关系的自由,这种佛系玩法正中了佛系青年的下怀。

第四点,社交功能 女性手游市场的蓬勃。

前文说,《旅行青蛙》主打温暖治愈画风,符合佛系青年的审美,其实在一定程度上,它还能唤起不少女性的母性情怀。前文还说到,《旅行青蛙》最早是在社交媒体流行,之后才引起媒体的报道和传播。

而一开始,就是很多女性在朋友圈分享这款游戏,因为这款游戏呈现的温暖元素更容易引起女性的共鸣。“晒蛙”行为,引起了社交狂欢,更有人直言,就是因为大家互相可以讨论自家儿子在干嘛,小青蛙才能刷爆朋友圈,毕竟现实中,没有多少人愿意当妈。大家为了获取社交谈资纷纷养蛙,游戏成了社交货币,一度风靡社交媒体。

这款由女性担任主力军的游戏,其实也显示了女性手游市场的蓬勃壮大。数据显示,从2012年到2017年,中国手游用户从九千万增长为5.54亿,其中女性用户占比从24.9%增长为49.4%,也就是说到2017年,女性用户就达到了2.7亿,为2018年那只青蛙的爆火提供了群众基础。和大部分男性手游用户相比,女性对血腥、暴力、性元素的追求并没有那么强烈,反而对治愈、梦幻、爱情的追逐更明显。女性用户的增长加上青蛙带来的社交功能,共同引爆了这只青蛙在国内的话题度。

总之,《旅行青蛙》的爆火绝非偶然,它建立在产品足够优秀,洞察社会心理,发挥社交属性,然后迎合了女性市场的综合基础之上。同时,时机也非常重要,不知道三年后,《旅行青蛙:中国之旅》能否复制曾经的辉煌?

??Supervised by 郑仁强老师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