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行青蛙中国之旅游戏

旅行琴蛙(好文推荐)

话不多说,放简介

以旋行青蛙为媒介,冷酷蛙蛙?也就是另外一个世界的黑泽阵,遇到了玩家北条夏树,他们的故事就此开始了……

这是心动伊始。

黑泽阵在完成任务后带伤回家,热闹的商业街上,只为一人庆生的大屏,落入他的眼底。

为什么疼?因为他冰封的心在为一个人复苏呀!

不枉北条夏树斥巨资呢Σ(|||?||| )

哈哈哈哈哈哈,这里的北条夏树好鲜活

接下来就是心动拉扯:

北条夏树无意识中攻略黑泽阵

黑泽阵不想将心轻易交出,但还是清醒着沦陷

摘抄

“更何况,找并不喜欢同性,所以你不 要再说那种话了,我不可能答应的。......就当今天 的事没有发生过。”

随着他的叙述,黑泽阵神色中的几分犹疑慢慢褪去,转为胜券在握的坚定。他的唇角甚至浸了点散漫的笑,状态松弛而恣肆。

唯一能使他迟疑的,只有Natsuki那居高临下的玩家身份,对方随时可以抽身,令这段关系自一 开始就不平等,他不得不考虑对方因恼怒而永远 离开的可能性,束手束脚,进退维谷;但北条夏树此时坚定拒绝的表态,却将那几分疑虑瞬间打消了。

这场无声拉锯持续多年,优势的天平似乎朝一 方倾倒,将要迎来压倒性胜利的局面。

但驯养与被驯养,需要与被需要,从来都是相 伴而生。

黑泽阵抬起绿眼睛,目光渐渐变得专注而危险 --像是在狙击镜中锁定目标,Gin回到属于自己的领域,他在这里所向披靡。

而他的目标,注定无路可逃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黑泽阵说。

一你也在乎我。

摘抄

黑泽阵在路灯下像一道无声的黑影,影子渐渐 逼近了。

他朝北条夏树走过来,一步,两步。

铺天盖地的大雪、安静的街道、匆匆的行人、 发白的路灯光线.....所有的身外之物都迅速后退, 不断后退,直到化作视线中虚焦的背景。

空寂凛冽的风声中,料峭的雪夜,渐渐沦为银 发男人的背衬。

对方垂下绿眸。

而此时,他置身于黑泽阵的影子之中。

又一阵冬风过境,灌进北条夏树的喉咙里。

“又没把你怎么样。”

黑泽阵开口了,沉冷平稳的叙述,尾音却带几 分咬牙切齿的意味。

他抬手,很轻地拍了拍北条夏树的脸侧,指腹 冰凉,“跑什么? "

明知两个世界时间差,明知对方居高临下的玩家身份,明知对方退缩的态度,但还是心动了,这个过程的心动拉扯描写太好了。

啊啊啊,爱情真甜我真酸。

摘抄

北条夏树盯着保时捷,以及车上下来的男人, 初来乍到时那种不妙的预感再度发作了--这里, 简直就像真实的世界,琴蛙根本不是一只坏脾气的可爱小青蛙,而是……

银发男人下车,长腿着地,比例十分优越。

他左手撑一把黑色直柄伞,不甚清晰的雨幕 中,影影绰绰,依稀能看见朦胧的半脸轮廓。他 推上车门,动作浸着漫不经心的从容,远远的一 声闷响。

北条夏树来到黑泽阵的世界啦,黑泽阵的描述好帅,一种另人心惊的优雅,像猎豹。

摘抄,接上文的黑色直柄伞

窗开了点缝,雨水清冽的味道中,浸染着桂花的淡淡香气。

楼下的小径最右侧,亮起第一盏灯。

他看见身穿风衣的黑泽阵,踏上这条铺着桂花的小路。

对方的脚步很轻。

光照在他的银发上,像是穹顶掉下来的月光。

雨丝被暖光照得分毫毕现,摇曳的树影与透明 的雨交相辉映,织出画一般的温柔夜色。黑泽阵 像是潜行的猫科动物,迅速地穿过这条路。

北条夏树眨了眨眼睛。

后知后觉的,他想起来了。

琴蛙没有撑伞的习惯,多大的雨都不撑伞,很 多时候,画面里只有它一只小呱呱在淋雨,而其 他小动物打着五颜六色的伞。

在黑泽眼里,这可能是种软弱无用的行为,“只 有蠢货才会淋雨生病。"--他大约是这么想着, 出门从来不带伞。

那把黑伞,本就不是为他自己准备的。

为你一个人破例的爱情,狠狠心动了

摘抄

夏树:“你的愿望到底是什么?”

夏树:“闷着才没人知道,说出来才会灵。” 夏树:“喂

黑泽阵冷淡开口,斥责道:“吵死了。 北条夏树:

他接着在内心骂骂咧咧,面上故作高冷地与对 方并排前行,他观察周围的街景,脑袋里都是乱 七八糟的捣乱想法,每个都跃跃欲试,他对这个 异世界充满了探索欲--因此也就没有注意到,黑 泽阵时不时垂下目光,看着他头顶的发旋、柔软 的脸颊,以及被风吹红的耳垂。

又是一阵遥远的烟花声,乘着冷风,自远处而 来。

“咻

“砰

渐渐弱下去。

黑泽阵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。

已经实现了。

摘抄

这张地图,原本记录着琴蛙的足迹,它去过的 地方,地图相应位置就会落下一个绿色的坐标。

北条夏树看着新界面,轻轻挑眉。

而现在,在代表[东京]的地图区块,除去原 有的绿图标,还多出了一个红色的坐标印记。

左上角,琴蛙那面无表情的头像边上,增加了 一只吐舌的线条小狗,两只小动物的表情形成鲜 明的对比。

琴蛙:[=。=]

线条小狗:[:p]

这个游戏最开始,是一只孤独小青蛙的旅程。

它不着家,脾气坏,冷漠,挑剔,天生的刽子 手。从不主动给玩家寄明信片,也从不出门旅 行。

中间过了很多年,发生许多事。

现在,它不再孑然一身了。

两个人一起看烟花呀!

推文就此结束,希望你也喜欢他们的故事呀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